秋风浴火

主吃酒窝灵,偶尔茂律

刚刚脑子串到别处,一看lofter还以为自己掉粉了……吓死
酒窝守卫马上就要出厂了,我要做好安利的准备orz
酒窝灵炒鸡棒啊来来来大家尝一尝
【秋风脑中酒窝灵的来源】
小酒窝知道灵幻是骗子,他企图告诉所有人别去相信这个家伙,但所有人都告诉他灵幻不是骗子,他是个好人。于是酒窝就努力想要揭穿灵幻,努力的去了解他,最终就理解了他的做法。灵幻也因为酒窝知道他的真面目,而不再对他有戒心,在相谈所里,他需要去保护茂夫,芹沢不被社会伤害,但在酒窝面前他什么都不用操心,不用再扮演爸爸的角色,而是变回了自己。

脑洞炸裂但是没时间写,我真是……请大家原谅我

明天开学,我要一个月闪现一次了( p_q)

【酒窝灵】去海洋馆吧←试试甜的片段

秋风:借着这个短片向大家道别,高三开学之后估计一个月才能写3000字了。虽然才入圈一个月,但是谢谢大家照顾,即使不能产粮我也会支持各位的!!
这篇是写另一篇时冒出的想法,想在退坑之前,试着写一下第一人称甜文。这两个我都没有尝试过,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所以……(。・ω・。)ノ♡。

【沙丁鱼】
“你看。”灵幻拍拍我的肩,让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。我转过头去,看向不远处那个巨大的透明水箱,那里面游弋着一大片闪烁的银色波纹。
  “沙丁鱼罢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我不屑道。
  “沙丁鱼就是不一般。”灵幻对我的回应有些不满,我只好跟着他走到那个水族箱前。
  “怎么不一般了?再厉害能比得过鲨鱼么。”我笑道,对他的审美表示怀疑。
  “这是海里最普通的鱼,也是最常见的,”他盯着水族箱内缓缓说,少见的一本正经,“大家团结在一起,虽然没有锋利的牙齿,没有强大的游泳能力,不会放电,还会被鲨鱼追杀,但是最终还是能够靠着智慧逃脱一些。这也是它强大的地方啊。”
  我靠在水箱旁的栏杆上静静的看着灵幻,等待他再说些什么。
  “这就是所谓的共鸣吧,看你也不懂。”灵幻顿了一下,随后对我摇摇头,好像有些失望。
  听到这番话,我走上前,把他推到一旁,现在他原先的位置上审视着那一群鱼。灵幻的表情透露出许些诧异,这也在我的预料之内,毕竟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,只是下意识的这样做了。
  片刻的沉默,从腰侧传来一阵酸痛。
  “你在看什么啊。”灵幻用力戳了我一下,真是够疼的。
  “看一条鱼啊。”我揉着痛处,目光在随着鱼群四处移动,“我认识一条鱼,什么都不会,无论是游泳能力,还是特殊的技能的运用,都是弱到爆的级别。但它有一个鲸鱼作跟班,也曾经投机取巧打败过成群的旗鱼,最后居然还和一只鲨鱼出双入对,真是了不起啊。”
  没过脑子的说完这些,有点想删自己一巴掌。
  “是,是啊……真是了不起呢,说不定哪天就被大鱼吃掉了。”灵幻意外的有些语塞。
  我将双臂抱在胸前,视线仍停留在鱼群间,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。
  “没想到这只鱼还真是不知足啊,那就让鲨鱼一辈子保护他吧。”我调笑道。
  许久没有回应,这时我才发现灵幻已经跑到别的水族箱前了,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不负责的话,脸颊微微发热。而此时缸中有些鱼像是看我的笑话一样,停在我的面前摇着尾巴。
  “本大爷只是逗他玩,别当真了。”临走前,我还是没忍住对着那一缸鱼说了一句。

【鲨鱼】
   虽然没有深海恐惧症,但是如此近距离的看见这些庞然大物还是让人心惊胆战。我站在鲨鱼馆水族箱的玻璃前,而与我同行的小酒窝几乎将脸贴了上去。
   “胆子够大的。”我说。
   他回过头,额头上多出一团红色的痕迹,大概是太用力压在玻璃上了,配合他两颊的红晕,非常搞笑。
   “本大爷一向很胆大。以前只是在电视里见过,亲眼看起来壮观好多。”
   “你应该是第一次来海洋馆吧?”我问。 
   “对啊,这是本大爷的第一次,请你温柔一点~”他咧开嘴笑了,一副欠抽的模样。
   “真是神经病,”我笑着,用手狠狠拍在他背上,“等我下次放假了带你去潜水,看看真正的海底怎么样,说不定还能遇见野生鲨鱼呢?”
  小酒窝愣住了,随即摇摇头。
  “真正的海底……那就算了,本大爷隔着玻璃看就好。”
  “你刚刚不是说很壮观么,是叶公好龙?”我说。
  “人类是没法明白的,”小酒窝压低嗓音说,“灵的世界,每天都是你死我活。本大爷能变成现在这么强大,也是经历过这样那样恐怖的事情……”
  “所以不想再回到那样的生活了。”我替他说。
  小酒窝勾起一个勉强的笑容道:“鲨鱼居然也会想被养在鱼缸里,你不觉得很可笑,有着一颗征服海洋的心,却不想离开这个方寸之地,看来它彻底是个废物了。”
   我听出他是在自嘲。这个家伙自从被茂夫打败之后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,后来就经常变作人的形态生活,言行举止越来越贴近人类……确实,越来越不像个恶灵。
   “哪有鲨鱼装作一条沙丁鱼活着的,但是它却这样做了,可笑吧。”
   “哪里可笑了,”我用双手将他的头扭向巨大的水族箱,让骇人的鲨鱼飞舞在他的眼里,“就算吃着海藻吃着浮游生物,鲨鱼毕竟也是鲨鱼,如果我现在跳进水里马上会被分尸的。无论怎样,鲨鱼终究和沙丁鱼是不同的,但有个脑子有问题的鲨鱼会用自己的利齿保护沙丁鱼群,就像那只鲸鱼一样,你觉得它是懦弱,但他是沙丁鱼们的英雄啊。”
   他盯着我,目光中带着惊讶,似乎被这么长一段话吓到了。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深吸一口气。
   我要冷静,接下来是重头戏了。
   “好好听着啊,鲨鱼先生,”我“刚刚在沙丁鱼的水族箱里,有一只同样是脑子有问题的沙丁鱼说,这样的你真是……咳,帅到爆了。”  
   纵使心跳如擂鼓,我还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,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用余光瞟向他。出乎意料的是,小酒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,什么都没说。
   哈,果然失败了。我尴尬的笑笑。
  
【某人】
   我在海洋馆看见两个奇怪的男人。其中一个身材高大,一头黑色短发面俊朗,可惜脸上有一团迷一样的腮红,看起来特别诡异。另一个则正常许多,我只记着他有咖啡色的乱蓬蓬的短发。
   两个人一会儿在一起好像很开心的打闹,一会儿又会莫名其妙神情沉重的对着水族箱“默哀”。
   “现在的年轻人。”我苦笑道。这两个人什么关系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   海洋馆现在有沙丁鱼展,将刚刚从海边捕来大量沙丁鱼全部放到水族箱里,再打上各样的闪光,看起来就像是色彩缤纷的旋风一样。我在参观时又看见这两位,于是好奇的站到他们旁边偷听。
   褐发男子好像在抱怨什么,随后黑发男子回了一句类似表白的话。
   这就是爱啊。我假装看着水族箱的玻璃,玻璃中,看见自己的脸上浮现出不可名状的笑容。
   然而褐发男子在对方一开口的时候就跑了,完全没听见。
   有点想日鱼。
   我翻了个白眼,走开了。
   后来在鲨鱼馆我又遇见他们了。这次是褐发男子在一股劲的说些什么,没太听清。但我看见他脸上的红晕,脸上又浮现出了迷之微笑。最终褐发男子停下,两人对视着陷入了沉默。
   “难道需要我去助攻了么?”我兴奋起来,向他们的方向挪步。没想到就在这时,那个黑发男子抬眼看向我的方向。
   “大姐,”他对着我抬了抬下巴,“退散一下。”
   “哎,我么?”我感到一阵沮丧,甚至都没有介意被叫大姐这件事。
   “难道别人接吻你也要看么?”
   “不不不……没事了,祝你们幸福!”我像是火箭一样窜出展厅,奔出海洋馆,满面笑容脸颊滚烫,肯定会被路人当成变态。
   我出了海洋馆大门,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   “等等……我怎么出来了,我还没看完展览……算了,圆满了。”
  

【谢谢您看到这里,秋风向您挥挥手,再见】

不加tag了

好像开一个【杀手酒窝/神父师匠】的坑啊ww
原本不信神明的酒窝一次任务失败被追杀,逃亡过程中,被神父师匠收留,如此这般这般如此(此处可以借用悲惨世界冉阿让和莫利哀主教的那段),酒窝开始怀疑人生,坚强的三观开始颤抖,终于被师匠感化,开始有意改邪归正了(误)。
最后,在某个平安夜的告解室里,酒窝向师匠吐露过去祈求主的原谅,投案自首去了,临别一吻,留下悬念,全剧终orz

我也跟风,体验下年轻人的情怀

因为你,我的每一个tag都色彩缤纷

吴邪我男神:

紫茜茜茜茜:

对对对hhhhhhhhhhh it's me!

灰崽儿:

没错这是面对nn的我o(*////▽////*)q

YAAAAAAY:

同样的事情发生过好多好多次~! 当你fo我的时候,你永远不会知道,其实我对你的喜欢有辣~~~~~么多! 送给首页所有的【互相关注】。

【酒窝灵】能见度55%←②

【秋风:为了证明我没有弃坑,在无数个连九的日子中,我终于赶出来这么一篇流水账T_T等开学了可能会把这一篇再改一改吧。一章只有两千七百多字,我也真是够懒的……】

标题:能见度55%
分级:R
作者:秋风浴火
cp:小酒窝/灵幻新隆
警告:作者本人并没有任何心理学基础,所有有关心理疾病的知识都是临时学习的,麻烦读者老爷们抱着娱乐的态度观看,实在感谢!

【2】
  多了一个人的相谈所变得拥挤起来。灵幻向来和睡在沙发上的,一是因为方便随时接待客人,二是因为他实在是懒得去买一张床了。每天吃着外卖,偶尔也可以自己做一些简单的料理,作为一个单身汉,这样的生活已经是非常理想了。
  灵幻新隆带着第二杯杯咖啡回到昏暗的客厅时,伊藤卫门依旧没有睡着的意思。为了照顾客人,灵幻并没有开灯,只是点了一盏蜡烛在办公桌上。
  伊藤横卧在相谈所的沙发,也就是灵幻的卧榻上,身体微微蜷缩着——看来沙发长度并不很贴合他的身高。
  “别着急,我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等你,”灵幻坐到办公桌后,抿了一口手中的咖啡又补充道,“你应该没骗我吧?”
  “当然,不过您要做好心理准备……我需要向您坦白,我以前去见过一些地下医生,但是每次那个人出来就会和医生大闹一场,我也不知道他这次会干些什么。”伊藤用手捂住脸部,闷闷的回答。
  “这种事说不说都无所谓,我会接下你的事情自然是有我的道理的。话说回来你对那个人有什么了解么?”灵幻问。
  “实在抱歉……”沙发上的男人摇摇头,合上双眼。
  相谈所又陷入了令人压抑的安静。一片静谧之中,灵幻端着咖啡,听着伊藤浅浅的呼吸声感到心里莫名的平静。闪烁的烛光打在黑发男子的脸上,隐隐约约勾勒出他不安的睡颜。
  “这家伙还是挺帅的”灵幻心想,“真是的,我怎么和变态一样。”
  短暂的平静之后,伊藤的呼吸逐渐。
“难道是不舒服么?”灵幻从办公桌后站起,悄声踱到沙发前,弯下腰盯着伊藤的脸思考一会儿,随后从衣架上扯下一件大衣想要盖在他的身上。动作只完成了一半,灵幻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抓住了。
  “本大爷不是说过预约取消了么,你究竟是耳朵不好还是脑子不好?”本应在沉睡的伊藤卫门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。
  灵幻吓得手一抖,衣服直接扔在了伊藤的脸上。
  “神经病吧你!”伊藤一手扯下脸上的衣服大声嚷道,另一只手依旧拽住灵幻的手腕。
  “你才神经病呢,醒来就直说啊,别好像很熟一样随便碰别人。”灵幻娴熟的回骂道,同时粗暴的扯开手腕上的附着物。
  “醒来?我这是在哪里?”伊藤支起上半身环视四周一圈。
  不对劲。灵幻意识到这人并不是之前的伊藤卫门,如果不出意外,应该就是“那个人”了。
  “这里是灵幻相谈所,请问您的名字是?”
  “本大爷的名字是小酒窝,跟你说了也没用。不管你有什么问题,反正现在本大爷没空搭理你。”自称是小酒窝的那个人无礼的应答道。他从沙发上站起来,推开挡住去路的灵幻。
  灵幻在小酒窝和他擦肩而过时抓住了他的手臂,向他摆出一幅公式化的笑容。
  “伊藤……小酒窝先生,我们谈谈怎么样?”
  “我们好像不很熟吧灵幻先生,第二次见面就对本大爷下手了,让本大爷很为难啊。”小酒窝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自己的手臂。
   虽说是社会中人,灵幻却也一时想不上来反驳的话,但他也没有松开手,反而抓得更紧了。小酒窝冷笑了一声。
   “你是想挨揍么,松手。”
   “想打架吗随时奉陪,反正在我结束工作之前不会允许你四处乱跑,否则我就诚心尽失了。”灵幻毫不示弱的盯着小酒窝的眼睛。
   伊藤毕竟是曾经当过兵,身体显然比文职人员灵幻要精壮不少,占据伊藤身体的小酒窝此时就占了优势。
  似乎耐心终于被耗尽了,小酒窝黑着脸靠蛮力拖着灵幻向门口走去,灵幻依旧不肯松手,反而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对方身上。
   “我叫你停下!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灵幻使劲全身力气,扯着嗓子喊道。
   小酒窝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,反而加快了脚步,此时他已经离门口很近了。
   “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他出去。”这样想着,灵幻像树袋熊一样挂在小酒窝的身上,扯住他的衣服,试图让后者失去平衡。然而事不从人愿,灵幻只感到脑后传来一阵剧痛,紧接着黑暗吞噬了他的意识。
#
  灵幻在一片阳光中醒来,窗外高升的太阳把他晒得口干舌燥。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沙发上,然而除了脑后的隐隐作痛,他想不起关于昨晚的其他片段。
  “好疼,”他试图碰了一下头部,“到底是发生了什么……”
  灵幻摇摇晃晃的起身,身上的衣服都被折腾的皱巴巴的。他走到办公桌前抄起手机,几条陌生的未接来电让他感到更加头疼。手机上显示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,也就是说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旷了早班。
  随后灵幻朝着门口走去,昨晚的记忆逐渐回到他脑中。他检查了一下门框,并没发现什么奇怪的血迹之类的,看来不是自己脚滑撞晕了自己。
  “果然是被那个混蛋打昏了。我要是再接手这样的事情,我就是变态受虐狂。”灵幻怨念的想,“无论如何,先开张好了。”
#
  一番梳洗之后,灵幻稍微活动一下颈椎,自信满满的打开了大门。
  “哎,今天怎么这么安静。”过于刺眼的阳光让灵幻眯起眼睛,虽然暂时看不见,他仍感到了某些不对劲的事情——今天的街道,太安静了。就在灵幻正在奇怪的时候,天色莫名变暗,他借机睁开眼睛,发现,一个穿着黑色西服,山一样庞大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,而那人背后远远的围了一圈街上的行人,看样子,来者不是什么善类。
  “你是这里的主人么,”山一样的男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,“这个人,昨天是在你这里吧?”
  我这是惹到什么人了。灵幻看着照片里那个熟悉的人影有些崩溃。
  “啊,有什么事情么。”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他很快镇定下来。
  “这种事和你没关系,快告诉我见没见过这个家伙。”男子低声说。
  “这就好办了,”灵幻回答,“看来那个人是犯事了正在逃亡啊,这样的话,做个交易如何?我对他的了解远比你以为要多得多,给我一根烟,我就告诉你。”
  看见男子满面疑惑,灵幻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,将背后的门关上。
  “看来你的上司只是个什么小组织的头目吧,实话告诉你,这种小角色我灵幻新隆记都懒得记,有什么问题不要打扰做我生意,你们就不怕……”灵幻前进一步,在那个男子耳边轻声说,“耽误什么大人物的事情,到时候把你五马分尸都不足够啊。”
  这段话似乎起了作用,山一样的男人立马失去了气势,像是气球一样瘪了下去,灵幻拍拍他的肩膀。
  “告诉你,我和你要找的人有不共戴天之仇,要是能找到他,我给你奖金!”目送男子一步步面容沮丧的退到人群中,灵幻终于长呼一口气。
  人群渐渐散开,街上又恢复了熙熙攘攘的状态,只有个别好奇的人还在原地对着相谈所指指点点,一切暂时平静下来。
  “唉,真这么好相处就好了。没想到惹上了这样一个麻烦的家伙,暂时去别的地方躲两天吧。”灵幻用手拭去额头的冷汗,转身将门锁好,快步钻入人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【蛋疼的TBC】

【秋风再说两句:前两章几乎没有小酒窝什么事,我都不太敢打酒窝灵的tag了hhh,下一章会不一样的大家放心。】

忏悔

总是有脑洞出现,一出现又忍不住想写(=゚Д゚=)
我可能永远学不会量力而行orz

【酒窝灵】能见度55%

标题:能见度55%
分级:R
作者:秋风浴火
cp:小酒窝/灵幻新隆
警告:作者本人并没有任何心理学基础,所有有关心理疾病的知识都是临时学习的,麻烦读者老爷们抱着娱乐的态度观看,实在感谢!
     这篇的背景是没有灵能的普通世界,师匠没有遇见茂夫,却先遇见了小酒窝。文中出现的“伊藤卫门”就是大家常说的守卫先生,姓氏是随便起的,而卫门这个名字则有看门的(误)的意思。

【1】

  客人来得比预约的要早,不,可以说是早很多很多。当敲门声响起时,天依旧是漆黑的。
  “咚咚咚。”
   真是的,现在的人都不睡觉的么。灵幻新隆从睡梦中惊醒,心中愤愤的想。
   即使是在这样一个下着大雪的深夜,依旧有人克服重重阻碍来这里委托事情,这实在是不多见。虽然灵幻无数次的想无视那刺耳的敲门声,但最终,他的职业道德还是把他拖出了温暖的梦乡。
  敲门声愈加的急促起来,门外人的不耐烦毫无保留的透露出来。
   “来了来了…”灵幻从沙发上爬起来,匆忙的披上一件外套后非常不情愿的推开了门。一股寒气裹着许些雪花闯了进来,激得他打了个喷嚏。
   借着屋内的灯光,灵幻看见门外侧倚着一个高大的男子。男子穿着不合节气的黑色西服,凌乱的黑色短发中掺着不少雪花,双颊因被冻伤而显示出不正常的红晕。看见灵幻开门,他才稍微直起了身子。
   “这位先生,有什么事情等太阳升起来再说好么,心理咨询师也是要保证八小时精致睡眠的啊。”灵幻紧了紧身上的大衣,看见门外人那一身单薄的西装,心里暗暗感叹自己真是老了。
   陌生男子盯着灵幻的脸审视一会儿,扯出一个让人不舒服的笑容。
  “你就是灵幻新隆么?比想象中的差多了啊。”
  “喂,这位先生,我好像和你并不熟吧?第一次见面就出言不逊,在社会上是容易被打的。”灵幻没好气的回应。
  “不用熟了,本大爷只是来告诉你预约取消了。” 男子说。
   “预约?这么说你就是上午来电话的伊藤先生了。”
  “伊藤……没错,听好,本大爷的预约取消了。明天不用再等本大爷了。”不速之客留下一句模糊不清的话,赶在灵幻再次发问之前强行拉上了他的门。
   等灵幻反应过来再打开门时,那个不速之客早已没了踪迹,他看着屋外一片漆黑叹了口气。
   “连话都说不明白还本大爷本大爷的,现在的年轻人人都喜欢穿着西装当中二病么。”
   即使嘴上抱怨,他的心里并没有怎么在意,毕竟这种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了。
   灵幻经营着这附近唯一一家心事相谈所,这里即是他的工作室也是他的家,但由于其本人并没有什么执照,也没受过什么专业训练,所以人们也只是把这里当做个倒苦水的地方。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带着哭丧脸进来,在灵幻的娴熟的“开导”下暂时忘记痛苦,换上一副笑脸继续面对悲惨的人生,然后在几天后又会带着哭丧脸过来。
   虽然灵幻本人并没有什么想做大的意愿,但是名声却越传越响,几乎已经把他传成了所谓的“灵能力者”。经常会有脾气古怪的人来拜访,他都能应付得游刃有余。随着知名度的提高,排队的人也越来越多,时至今日已经到了需要预约的程度。
   “不过是个没有礼貌的家伙。”灵幻脱下外衣,随手扔在沙发上,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夜半三点,距离开张还有五个小时。
  #
  冬日的第一缕阳光来得总是格外的晚。由于昨夜吹了冷风,灵幻头疼了一整夜,幸好早晨并没有工作,这半宿的头痛倒是换来了一个清闲的早晨和一个睡懒觉的机会。
  很久没有享受过自然醒了,醒来再来一杯咖啡,抽上一根好烟……灵幻团在沙发上,计划着享受他难得的轻松。
  然而就在这时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幻想。
  “叩叩。”
  ……没听见
  “叩叩。”有节奏的敲门声在屋内回荡。
  没听见。
  “叩叩。”敲门声依旧坚定,丝毫没有要放弃的迹象。
  “真是的,又是谁,请你稍微等一下!”忍住想要出去骂街的冲动,年轻的咨询师面带残念从沙发上爬起来,“我是不是必须在门口写上非预约不得敲门啊。”
  “抱歉,来本咨询所排忧解难,需要事先预约排队,如果您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请到别的地方好么?”一番简单的整理后,灵幻背靠在门上,试图透过大门让外面的人放弃。
  “那个,灵幻先生,我昨天确实是有预约的,时间就在今天早晨。”门外传来低沉的男声。
  “今天早上?您是在开玩笑吧,唯一约了今天早上的人,在昨天半夜特地过来取消了预约。”
  “我昨天和您通过电话,名字是伊藤卫门,这里还有您通过email发给我的信息,请您开门看看。”
  灵幻将信将疑的将门打开。门外端正的站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,一头整齐的黑色短发,眼底挂着浓厚的黑眼圈,面带倦容,仔细一看确实是昨晚那个毫无风度的家伙。
  “伊藤先生,昨天晚上你可是亲自来找我说取消的,我以自己的信誉担保。虽然可能是你有什么双胞胎兄弟,但是请你不要耍我,我也是很辛苦的。”灵幻有些生气的说。
  伊藤卫门听了这话,表情变得奇怪起来。他踌躇了一会儿,仿佛是在寻找一个恰当的词汇,就在灵幻将要失去耐心的时候,他终于开口了。
  “非常抱歉,那个人是我……但又不是我,这就是我今天来的原因,为了解决这个问题——我感觉,我,我可能被恶灵附身了。”
 
#
  穿着睡衣的灵幻新隆坐在办公桌前,左手紧紧压住太阳穴。而他的客人正坐在沙发上,手指搅在一起,正局促不安的讲述自己的故事。
“我再重复一下你提供的信息:伊藤卫门,男27岁,工作由于某些,曾经当过兵,后因某些身体问题提前退役。根据你的说法,病发是在一个月之前,症状是每当你睡着之后就会变成另一个人,做很多奇怪的事情,是这样的没错吧。”停下手中的笔,灵幻复述了一边伊藤说的话。
  “是的,就像您说的昨晚的事情,我不知道那个人究竟干过什么事情,平时也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的,就好像……被恶灵附身一样。”伊藤低下头小声说。
  灵幻看着自己的笔记,闭眼沉思了一会儿。 
  “根据我的推断,您很有可能是患上了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症,也就是俗称的双重人格。不过非常抱歉,我只负责处理更加要紧的事情的,像这样的精神疾病,我建议你还是去医院看看为妙。”
  这样的心理疾病若不谨慎处理,一不小心就会让对方陷入更加麻烦的境地,本着职业道德,灵幻决定把病人交给医院。
  “绝对不行!”伊藤突然激动起来,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,“抱歉……我是说,您知道,因为某些原因工作上的原因,我不能出现在公共视野里,医院这种地方我是绝对不能去的。”
  灵幻感到伊藤的行为有些不对劲,但他并没有功夫多想。当下最要紧的,是决定是否帮这个人的忙。他一向不是什么助人为乐的人,也从不干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,但他无可否认的兴奋起来。
  “拜托您了灵幻先生,现在只有您能帮助我了。只要能帮我除掉那个……那个家伙,无论多少钱我都会付的。”伊藤看出灵幻的犹豫,马上补充说。
  “这种事……抱歉,我不能做这么不负责的事情。”灵幻摇了摇头。
  “您可是传说中的灵能力者,我相信您的能力。只要能劝服他不要干扰我的生活就好,我实在是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,也没办法和他交流……”
  “无论如何,我能做的只有尽力帮你劝劝那个东西,今天晚上就呆在这里,等他冒出来之后我会和他聊聊的。如果真的办不到,你必须去医院接受治疗,明白了么?”
  灵幻考虑再三,最终还是把这件事答应了下来。一想到要教育教育那个无理的雪夜来客,他无意识的露出一抹笑容。
  可惜这抹笑容没能持续到晚上。
TBC

参考自某部电影……
真男人就应该直面自己的画风,和掉粉的现实(哭)
但是我还是想说,作为段子手,我尽力了orz